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一,就下月初一。”我答應了之後,薄老爺子很高興,他哈哈大笑起來。就此,我和薄景燁的婚期就算定了下來。“薄爺爺,爸爸媽媽,這裡麵有些悶了,我能不能出去走走,透透氣?”包廂裡,氣氛輕鬆而愉悅,隻是我的心裡還是有點難受,我想要出去透一口氣。尤其是......薄景燁,他今晚沒來。“相思。”隻不過我聲音一落下來,父親就嗬斥我了,他覺得這樣的場合,我不應該這麼不懂禮數。“沒事沒事。”不過薄老爺子卻一點也不介意...我真的要結婚了。

第二天,清晨。

因為婚期已定,還是定得那麼緊湊的原因,有關於婚禮上的事情,就要抓緊提上日程。

其中,對於我這邊來說,試婚紗便是最重要的一環。

畢竟每個女孩子都很是期待自己穿婚紗的樣子,我不說,爸媽也是能知曉我的心思的,所以一大清早的,我就被媽媽拉著去試婚紗了。

“好看,我們家寶貝女兒真好看。”

我一連試了三五套,每一套,我一穿出來,我媽都會誇讚,這大概是每個做母親的想法,對子女最深沉的愛意。

我看著鏡子裡穿著白紗的女孩,眉眼也不經沾染幾絲愉悅。

今天我心裡雖然還沒那麼想嫁,但當真正到了那一天,我和薄景燁站在婚禮的現場,彼此穿著西裝白紗的結為夫妻,還是會很動容。

我會努力的把婚後的日子給過好,如果薄景燁願意的話。

我這麼想著,一旁我媽媽大概也是窺探到了一些她的想法,她站到我身邊,伸手握住我的手,安撫鼓勵似的拍了拍。

我們相視一笑。

隻是......這個時候的我們根本沒有想到,一切並不如同我們所預料的一般!

我所要嫁之人並非是我所想的薄景燁,而本來就是薄北沉。

......

“喂,大哥,你好,請問......有什麼事情嗎?”

我是在傍晚時分接到薄北沉的電話的。

起初,我看是陌生來電,並沒有打算接聽,直到這號碼打進來第三回,還有一條簡訊——

內容是——“接電話。”

署名——“薄北沉。”

我方纔一下一個激靈,腦海中滿是——“他給我打電話做什麼?”的疑問。

還沒想明白,電話再度響起,這回,我自然立馬接起。

也是肉眼可見的緊張,我的小手都發著抖。

......

京都,城市的中心,cbd商務區,四周高樓林立,來來往往的都是這個城市最為精英的部分。

薄北沉所處的位置,更是。

薄氏財團,坐立於cbd中心最為優越的位置,占地幾百畝,數棟附屬商業樓圍繞主樓,主樓高及108層,是zf特批修建的,彰顯其商業霸主的地位及國民信任度。

此時,主樓頂層,總裁辦公室。

薄北沉身處其中,他手握著手機放在耳邊,背對著室內,站在窗前,眼前是整個城市的風景,渺小如螻蟻,他儘收入眼中,他是城市的王者,睥睨至極。

但不知為什麼——

此時的他,腦海裡卻唯獨電話那端傳來的——少女緊張兮兮的嗓音。

她軟軟糯糯的叫著他大哥,詢問他是否有什麼事情。

薄北沉的瞳眸不由的幽深下去。

他有一瞬間的走神。

“喂?大哥,你......還在嗎?”

薄北沉給我打來電話,但是卻一直都不說話,我很是疑惑,不由主動開口詢問。

“嗯。”

電話那邊,他應了,隻是很快又沒聲。

“大哥,你是......有什麼事情嗎?”

這讓我很是尷尬,可我也不能就這麼掛了,隻能等著,等了好久,都還沒聲,我有些慌亂,又懷疑是不是訊號不好,隻好再出聲詢問。

這回倒是應了,但也就一個字音。

我抿了抿唇瓣,著實不知道該怎麼應對。

“嗯。”

不過還好,那邊,他繼續再說話了,

“今天晚上,我有空。”

“啊?”

隻是——

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呢?

我有點感覺到莫名其妙。

什麼叫做今天晚上他有空,他有空又關我什麼事情呢?

“你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,三十分鐘之後,我到你家樓下來接你,我們去民政局。”

“啊?”

他要來接我去民政局,為什麼?

可......不知道怎麼回事,我即便是不知道男人是什麼意思,對於他的話,我也是聽從的。

三十分鐘之後,我乖乖地下了樓。

“大哥。”

就在昨晚,我從男人車上下來的地方,今晚,他的車又是停在這兒。

我看到男人那一輛黑色的低調奢華的豪車,快走兩步過去。

薄北沉並未下車,他坐在車後座,高大的身軀微微依靠著座椅後背,修長的雙腿疊著,雙手亦是成交叉的姿態搭在膝蓋上,整個人顯得慵懶而具有攻擊性。

他的手指是非常好看的,從昨天我第一天見他,哦不,是還要更早的,大概是從我第一天看有關於他的新聞雜誌那些開始,就關注了。

甚至......

我關注到他的長相都是先因為他的手。

男人的手長得太過好看了,每一根手指都十分的細長,骨節分明,仿若是藝術品一般的。

沒有人知道......我其實是個手控來著。

“大哥,您找我什麼事情?”

沒幾步路,我很快就到了車邊,我收回落在男人手上的目光,躬身往車裡看,看向男人的臉龐,與他對視。

“上車。”

薄北沉看著我湊近過去的臉,眉眼深了深,隨即開腔說道。

他話語裡麵仍是沒有命令的語氣,但似不可抗拒。

我抿抿唇瓣,再度聽了話。

而在我上車之後,前方,我昨晚見過的,男人的助手便將車開了出去。

車子在夜色中前行,一路亦是十分的寂靜,我心裡微有不安。

就在這個時候,身側,薄北沉再次開口了。

“戶口本,帶了嗎?”

我:“啊?嗯嗯,帶了。”

剛剛,電話裡,他除了說讓我在三十分鐘後下樓之外,還補了一句,叫我帶上戶口本,而我帶了的。

此時,我聽到薄北沉的話,從大衣口袋裡麵拿出戶口本遞給他。

“大哥......”

其實,這時候,我心裡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些的不對勁,為什麼大晚上找我的不是我的未婚夫,而是未婚夫的大哥。

雖說,這時候的薄景燁似乎還在國外留學,還沒趕回來,可就算是有什麼事情,也不該是說由他的大哥來完成,不斷地來找我。

還有,他讓我要拿戶口本做什麼?

我有些的想要開口問,但那感覺又很奇怪,一切看似不合理又合理。

我沒能完全抓住,不知道從何問起。

直到......沉的話,從大衣口袋裡麵拿出戶口本遞給他。“大哥......”其實,這時候,我心裡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些的不對勁,為什麼大晚上找我的不是我的未婚夫,而是未婚夫的大哥。雖說,這時候的薄景燁似乎還在國外留學,還沒趕回來,可就算是有什麼事情,也不該是說由他的大哥來完成,不斷地來找我。還有,他讓我要拿戶口本做什麼?我有些的想要開口問,但那感覺又很奇怪,一切看似不合理又合理。我沒能完全抓住,不知道從何問起。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