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挑個子男孩從正廳旁邊的一道門裡進來。上首主母的聲音帶著笑意跟歡喜,“怎地不能做主?自然是選你中意地呀。你來看看這幾個,都識字,模樣也周正,年紀正好比你大幾歲,看著子也沉穩,在書房裡頭伺候不錯吧?”隨安的心直墜深淵,即便再來個人選,也不會從們這些涮下來的人裡頭選。就算牙婆有心推薦,也不敢當麵反駁主母的決定。大紅的影圍著那選出來的幾個丫頭走了一圈,一邊走一邊點頭,“是,一個個花枝招展的,不過我話說在前...褚隨安抬頭看了看天,天空很藍,間或飄來幾朵白雲,一眼能出去老遠,可見這地兒的空氣好,質量優。

然而,他鄉再好非故鄉,人離故鄉賤,這話同樣適合穿越人士。雖然這地兒空氣好,水也甜,可寧願回去在小城鎮上做個收不多卻安穩的月族。

這會兒站在人群裡,了包袱裡頭的半塊窩窩,竭力按住心裡的焦急,可又怕麵容顯得太平穩了,導致那些選人的牙婆們覺得可有可無,不樂意選,所以努力睜著大眼,熱切的不錯過任何一道看過來的視線。

然而,好的不靈壞的靈,那看過來的視線卻帶著嫌棄,“哎呀,怎麼還混了個黃丫頭在裡頭?瘦能搬二斤柴?”

這話一說完就引來一陣鬨笑,是周圍同樣賣的孩子們附和的笑聲,甚至有幾個已經被預定下來的笑得格外大聲。

這種附和式的笑聲隨安能夠理解,下位者對上位者的諂而已,不過是生存的手段,就是落在自己上,聽著刺耳。

褚隨安了剛要開口說話,一個認識的人牙子替解了圍,“老姐姐難得也有打眼的時候,爹是上水鄉裡的褚生,隻是時氣不濟,趕考的時候偏得了重病,這丫頭跟著也識了好些字,我拿了一本書試,能大說下來……”

他這樣一說,周圍的目又一下子變了,大部分人目中了嘲諷,添了尊重,還有幾個眼裡頭竟然也摻雜了嫉妒。

褚隨安見有人替自己出頭,連忙激的拜謝。

牙婆們則互相換著眼,這年頭識字就好比懂第二語言一樣,有這項技能,總歸是條混飯的途徑。

當下的大戶人家裡頭時興給孩子請先生在家坐館,這先生都請了,自然也要配上幾個識字的伴讀,或者小廝或者丫頭之類,所以像褚隨安這樣的,就有了市場。

人群之中有個婆子了心思,笑著問,“那你是打算簽活契還是死契?”

隨安深吸一口氣,定了定神,先福行禮,然後才答道:“回這位大孃的話,死契活契我都會好好乾活,我爹爹病的不輕,家裡急需用錢。”

“喲,你這孩子,倒有幾分孝心,隻是你這瘦的,不怪我老姐妹走眼,主家買了你去,可得好好的養兩年呢,這要是簽了活契,那不替你爹養閨了?”

聽在耳朵裡頭總像是養兩年再殺的覺。隨安的心隨著那養兩年七上八下,咬了牙道,“大娘,我吃的不,就是長不胖。”

的胃隨著這句謊話狠狠的搐了一下子。

但隨安打定了主意要把自己賣出去。這會兒別說胃不服,就是肺造反也能毫不留的腥鎮下去。

那婆子粲然一笑:“行了,都說日行一善,我先把你定下來吧,我這裡倒有些個伴讀的活計,隻是你能不能乾的了卻不是我說了算,將來主家若是相不中,那也沒辦法,就當我損失幾頓飯錢了。”

說著示意邊一個黑瘦的男人拿了定契的紙出來,又鬆開荷包數了一百錢,隨安先接了契紙在手裡,一目十行的掃了一遍。

“小丫頭可認得這是什麼?”黑瘦子嘿笑著試探。

“大叔,這是定契的合同,寫了先下定金,若是我將來尋不到主家,這定金還要退回的。”認真的回答。

那婆子也其實提著心呢,聽見說的有板有眼,眼裡有了一分笑意隻是又迅速的斂了回去。

隨安按了手印,接了定金,轉便把錢到陪同自己來的同村的李鬆手裡,囑咐他拿了錢一定先去給自己爹買了藥。

李鬆心裡慌慌的,低聲道:“囡囡,這錢……”剛才那人說了,要是人家相不中,這錢還是要退回去的,可若是買了藥,那以後拿什麼還人家?

隨安知道他要說什麼,堅定道:“鬆二哥你先拿藥給我爹看病,我一定會留下的。”也不想賣了自己,可難道就要眼睜睜的看著親爹病死?

所以自己一定要竭盡所能的留下,隻有爹好了,在這世間纔能有依靠。

李鬆想到隨安這一去來回也要好幾日,自己去山裡尋尋,說不定就能到山禽之類,到時候賣了錢,再尋人藉藉,湊上一百錢應該也容易。想通了這才鬆了心神,又一個勁的叮囑,要照顧好自己。

不怪李鬆這樣想,實在是隨安的境況已經差無可差,褚家到了每天連一頓飯都吃不飽的地步。隨安小時候明明是個白胖的小姑娘,跟現在這一副麵黃瘦的樣子簡直天壤之別。

隨安深吸一口氣,為自己鼓了鼓勁,跟李鬆約定了三日後還在這裡聽信,便手腳並用的上了牙婆的驢車。

可是,這番的乖覺並不能令牙婆開心,點了點人數,再看一眼坐在車邊的隨安,對趕車的黑瘦子道:“我總覺得是個賠錢的買賣……”

隨安鬱悶的垂下頭,讓牙婆這樣一說,都覺得若是不能順利賣了自己,都有點對不起人家了。

怕什麼來什麼,頭一家的連主母的麵都沒見就被管事的給拒絕了,到了第二家雖然見了主母,但是一句話也沒問,仍舊是不留……

牙婆的臉越來越不好:“這是最後一家了,他們家雖然是這二十年才漸漸起來的,可規矩上比先前那些還大。”

一路上隨安從孤注一擲到幾乎絕,最初的那點兒孤勇像被了一針的氣球,快消耗的丁點不剩,見牙婆主說話,連忙問道:“大娘,他們家是做什麼的?”

“說起來也不差,正四品的武家,大老爺現在在外頭帶兵,是個將軍,還跟你是一個姓兒。不過,這門裡的爺們沒幾個喜歡念書的。”後頭一句直如一盆涼水潑到隨安上。

進了褚府,木呆呆的跟著眾人一道下拜,忽然一道清脆的聲音直腦仁:“既然是給我選人,怎地我不能做主?”

隨安被這一聲拉迴心神,飛快的看了一眼,隻見一個著大紅披風的高挑個子男孩從正廳旁邊的一道門裡進來。

上首主母的聲音帶著笑意跟歡喜,“怎地不能做主?自然是選你中意地呀。你來看看這幾個,都識字,模樣也周正,年紀正好比你大幾歲,看著子也沉穩,在書房裡頭伺候不錯吧?”

隨安的心直墜深淵,即便再來個人選,也不會從們這些涮下來的人裡頭選。就算牙婆有心推薦,也不敢當麵反駁主母的決定。

大紅的影圍著那選出來的幾個丫頭走了一圈,一邊走一邊點頭,“是,一個個花枝招展的,不過我話說在前頭,我這書房連著幾個哥哥侄兒們的書房,這些丫頭別看我年紀小,三兩步的竄到人家床上……”

這話委實的刻薄。

卻不知這府裡是不是真有這樣的事。

上首的主母忽然不說話了,廳裡雀無聲,隨安小心的呼吸,終於又聽到主母開口,“那依照你的意思再選幾個吧。”

也就是說先前選的人都不算,隨安心中一,熱切的看向那手握決定的紅年。

其時,那年的眼也正好看過來。

才他那刻薄的話一出口,先前以為自己選的丫頭們紛紛紅了眼眶,沒選的也覺得不是好差事已經有不人退。

可隨安不在乎,的抿著,牙齒咬著側,幾乎要咬出來,目迎著那年的視線,彷彿在說,我決不會跑到別人家的床上去。

紅年正是府裡的九爺褚翌,隨安的目他不由的片刻恍神。

見長相隻能算中等,臉容細瘦,襯托的一雙眼睛又大又亮,散發著求的芒。

褚翌沒由來的想起白錦緞上襯著的兩隻黑珍珠,再看一眼隨安,心裡倒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可惜。

或許是那雙眼睛裡頭的太過於強烈,他抬手指了一下,“就留下好了,我那書房又不大,一個人盡夠了。”

上首的主母目看了過來,隨安連忙雙膝跪地,依著規矩將目定在麵前的地麵上。

“醜了些……”主母嫌棄。

隨安自尊碎了一地。

九爺不耐煩,揮了手:“家裡模樣俊的還麼?我這書房安一個醜人正好。”

隨安目堅定的磕頭。

九爺走了,主母不知想到了什麼,徑直愣神,牙婆跟著管事娘子出去結算,屋裡悄悄的,沒了靜。

良久之後,主母才嘆氣說道,“這孩子任,選了這麼個丫頭,”的目重新看向隨安,似在詢問,又似在自言自語:“你有什麼好呀?!”

隨安拿不準是不是在問自己,猶豫著不知該不該回答,就聽旁邊傳來一個翠鳥般的聲音:“夫人在問你話呢,怎麼不回答?!”口氣驕橫。

隨安忙直起,目直視前方地麵,“奴婢生在鄉下,見識有限,不知自己將來如何,隻有一顆忠心,請夫人明鑒。”先表明自己無所長是因為環境限製,又表示自己會忠於九爺,算是回答了剛才九爺那些刻薄之語,間接的明誌。

主母一聽笑了,“看著差了些,也算言之有。”問隨安什麼名字,聽說姓褚,又笑,“倒像是我們家生的奴才兒。”

隨安來早已這家人家姓褚,也不訝異,隻穩穩的,無意間也博了夫人一些好,“既是劉牙婆送來待選的,那應該也識字,你認得多?”

說到這個,隨安多了幾分自信,“回夫人的話,四書上的字奴婢都認得,隻是意思僅僅通,學的不細。”

確實無所長,紅廚藝全不中用,所以在有限的時間裡,為了把自己推銷出去,也隻得把功夫下到學問上,把褚父的書大都讀了一遍不說,還將論語背了下來。

不過任憑之前付出多,主母也並不在意,懶洋洋的問道,“行了,先留下看看再說罷。”揮手人領了下去。算言之有。”問隨安什麼名字,聽說姓褚,又笑,“倒像是我們家生的奴才兒。”隨安來早已這家人家姓褚,也不訝異,隻穩穩的,無意間也博了夫人一些好,“既是劉牙婆送來待選的,那應該也識字,你認得多?”說到這個,隨安多了幾分自信,“回夫人的話,四書上的字奴婢都認得,隻是意思僅僅通,學的不細。”確實無所長,紅廚藝全不中用,所以在有限的時間裡,為了把自己推銷出去,也隻得把功夫下到學問上,把褚父的書大都讀了一遍不說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