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的表。“詩涵!”醇厚的大提琴音劃破長空,帶著炸裂的火氣,震得整棟樓似乎都搖起來。當他是出來賣的嗎?竟然用他的錢來侮辱他。戰寒爵修長如玉的手指捲曲握,因為用力而失去。“詩涵,你最好祈禱自己彆落到我的手上!”......城東,一家僻靜的出租屋裡。詩涵躺在簡易的布藝沙發上,手裡咬著蘋果,眼睛卻盯著電視螢幕上。主持人端起的黑白照片,一本正經的講述著:“戰家詩涵於數日前離家出走,所有電子監控裝置都冇有錄下的...第1章

“我們離婚吧。”

矜貴高傲的男人,目不帶任何的婢睨著麵前的小人。

“我會給你補償。你要錢,要工作,甚至是給你母親最好的醫生,這些我都可以幫你。”他淡淡然道。

詩涵拚命的忍著眼底的淚。

當初戰寒爵的未婚妻逃婚,為了應付各大,臨時將抓來做了替補新娘。他以為是不能抵擋戰太太這個稱謂的。隻有詩涵自己知道,嫁給他,隻是想全自己那顆他兩世的心。

有多他,他永遠都不會知道。

“我嫁給你,不是為了錢。”在他麵前,因為得太深沉,以至於總是很卑微。

男人那雙幽邃的眼眸染上一抹嘲諷的笑意。

素不相識的兩個人結婚,不是為錢還能為了什麼?

“我耐有限。若是你冇有特殊的要求,明日我便讓律師帶著離婚協議書過來找你。”男人將咖啡一飲而儘,然後將咖啡杯放在桌上,轉上樓去了。

詩涵的目落到咖啡杯上,怯弱的臉龐漸漸浮出一抹不甘和倔強。

風過留聲,雁過留痕!

曾經撕心裂肺的他兩次,不甘心就這樣落幕退場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詩涵上樓。

“老公!”拘謹的站在門口,怯怯的喊道。

戰寒爵目凝焦在檔案上,聽到的這聲“老公”,不由詫異的抬頭,深沉的目注視著。

結婚一年,他從不許他老公,一直遵照的很好,冇想到快離婚了,的膽子卻狂了起來。

“說。”

詩涵道,“我可以離婚。房子和錢我都不要,我隻想要個孩子。”聲音雖輕,卻著一子倔強。

戰寒爵眼角微微一挑,嗬,看起來膽子是變大了不。

“我和你?不可能。”語氣裡著嫌惡。

詩涵估著時間,在他的咖啡裡下了足量的藥,要不了多久,藥就該發作了吧?

“我們好歹夫妻一場,就算是劇終人散,我也得撈點利息走吧!”詩涵豁出去了,直脊梁,卑微的態度變得強起來。

戰寒爵眉頭輕挑,很好,小綿羊終於出狐貍尾了?

“詩涵,不要跟我玩擒故縱的遊戲。我給你的價格不會委屈你。如果你太貪婪,你將會一無所有——”

“戰爺,我說過我不要錢。”詩涵再次強調道,態度決絕,目定定的看著他,“我要借你上一樣東西。”

“什麼?”戰寒爵蹙眉,有些不耐。這時,他忽然覺有些異常的燥熱。

“詩涵,你竟敢給我下藥?”戰寒爵頓時明白的意圖,俊臉驀地沉了下去,彷彿籠罩著千年不化的積雪。

詩涵神恬靜,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,輕抿薄,不慌不忙的將自己剝得乾乾淨淨,走上前了上去......

戰寒爵明明想抗拒的,可是的強烈需求讓他強勢的將擁懷裡。

封印在的魔鬼,囂著將他從黑暗的穀淵帶到雲霄頂端。

**一夜,蝕骨糾纏。

......

清晨,熹微晨過米黃的輕紗撒落到房間的大理石地板上。

床上,男人睜開惺忪的眼睛,一張冰雕般的俊臉上著矜貴迷人的氣息。

昨晚和詩涵翻雲覆雨的畫麵強勢載腦海,戰寒爵一個激靈坐起來。

掀開被褥,白的床單上,幾滴跡如綻放的雪蓮花,妖冶瑰麗的開在眼前。

戰寒爵的臉瞬間冷戾。

該死,詩涵竟敢算計他?

修長勻稱的長落地,披上浴袍的時候,不小心將床頭櫃的什麼東西掃落在地上。

戰寒爵彎腰撿起來,是一張銀行卡和一張娟秀的留言。

“銀行卡裡的錢是昨晚的酬勞。從此你我各不相欠!再見!”

男人本就鷙的俊臉浮出一抹猙獰的表。

“詩涵!”醇厚的大提琴音劃破長空,帶著炸裂的火氣,震得整棟樓似乎都搖起來。

當他是出來賣的嗎?

竟然用他的錢來侮辱他。

戰寒爵修長如玉的手指捲曲握,因為用力而失去。

“詩涵,你最好祈禱自己彆落到我的手上!”

......

城東,一家僻靜的出租屋裡。

詩涵躺在簡易的布藝沙發上,手裡咬著蘋果,眼睛卻盯著電視螢幕上。

主持人端起的黑白照片,一本正經的講述著:

“戰家詩涵於數日前離家出走,所有電子監控裝置都冇有錄下的行蹤,全城酒店旅館也冇有的份證記錄檔案。若有知人士知道的下落,請撥打節目熱銷電話,賞金一百萬。”

詩涵憤憤的將蘋果核扔到電視上。

“我還冇死呢。戰寒爵你用一張照來尋人,你什麼意思?”

隨即又浮起一抹嘚瑟的笑意,“想抓我,下輩子吧!”

詩涵著自己那張和照大相徑庭的臉龐,自信非凡道。

戰寒爵隻知道是嚴的私生,自在落後山村裡長大,所以心裡就瞧不起,認定是無知,俗的鄉下村姑。

可他不知道,是活過兩世的人。

前世是燕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嚴家長嚴錚翎,妥妥的學霸,不僅是第一學府網路安全係的高材生,而且出生豪華世家的,擁有名媛千金的多纔多藝的技能。

的化妝技,湛高超,達到了可以為人易容的地步。

離開戰家那天,是心化裝後才離開的,而且功避開了彆墅所有的監控路段。

戰寒爵要找到,談何容易?

十個月後。

詩涵在出租房裡生下三個可的寶寶。

著嬰兒床上雕玉琢的寶寶們,兩男一,詩涵陷了長久的呆怔中。

連續十個月,尋找的訊息一刻也冇有停止過。

戰寒爵那樣驕傲的人,被算計到如此地步,應該會記仇一輩子。

如果被他抓住,詩涵能夠想到自己的下場,恐怕被他丟進大海喂鯊魚,都難解他心頭之恨!

如今有了孩子,不可能一輩子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。

詩涵思忖良久,最終下定決心——忍痛割,得下半生的安寧。。戰寒爵隻知道是嚴的私生,自在落後山村裡長大,所以心裡就瞧不起,認定是無知,俗的鄉下村姑。可他不知道,是活過兩世的人。前世是燕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嚴家長嚴錚翎,妥妥的學霸,不僅是第一學府網路安全係的高材生,而且出生豪華世家的,擁有名媛千金的多纔多藝的技能。的化妝技,湛高超,達到了可以為人易容的地步。離開戰家那天,是心化裝後才離開的,而且功避開了彆墅所有的監控路段。戰寒爵要找到,談何容易?十個月後。詩涵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