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上清晰地咬痕已經紅腫發炎,看起來要留疤了。這還打算賴上了?沐卿直接從上找到了銀針,朝著男人的手就紮了過去。的本意是想利用銀針去掉男人的手勁,把自己的手腕給解救出來,可是看到那個紅腫發炎的咬痕,突然鬼使神差的將銀針紮向了其他的位,並且一氣嗬。等沐卿意識過來的時候,男人的傷勢已經被給控製住了。除了大量失之後的虛弱以外,也就是四肢被廢了。這個時候的沐卿纔有時間去看向男人的臉。那是一張讓人看了就忘不掉的俊...“追!別讓跑了!”

後的追兵步步,沐卿迫不得已被進了貧民窟。

貧民窟這地方包含了m國所有的乞丐和流浪漢,甚至還有傳染病患者被趕到這裡等死。健康人是不會往這裡麵進的!

沐卿卻別無選擇!

因為被自己的教給下藥了!

想到那個比自己大了八歲,卻教了十年的教葉杭,沐卿的眸子不由得劃過一冷然。

今天這賬,總有一天會和他清算!

掏出匕首狠狠地劃向了自己的胳膊。

鮮紅的伴隨著劇烈的疼痛襲來,給了沐卿短暫的清醒。

拚盡一切力氣的跑了進去。

沐卿看到前麵有一危樓,看上去馬上就要塌了,應該沒什麼人在,正好是解藥效的最佳場所。

快速的跑了過去,卻在剛進門的時候被什麼東西給絆了一下,直接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。

疼痛外加不斷竄起的熱浪讓沐卿的脾氣變得十分暴躁。

“混蛋!”

猛然回頭,朝著絆倒自己的障礙就踹了過去,卻在馬上踹上去的時候及時的收住了腳。

那是一雙骨節分明,纖長白皙的手!

沒人知道沐卿是個手控!

不由得頓了一下。

丫的!

這手好看的讓人想要犯罪!

沐卿不由自主的嚥了一口唾沫,啞著嗓子低吼了一聲。

“鬆開!”

“救,救我!”

好聽的聲音從角落裡響起。

沐卿這才發現那裡躺著一個渾是的男人。

他上被砍了無數刀,鮮染紅了整個地麵,手筋腳筋好像也被人挑斷了,彈不得。

沐卿看他的傷勢,如果不救治,這男人最多活不過三個小時!

可是救他,還真沒那個時間和閑心!

沐卿打算見死不救,先把自己的藥效解了再說。

就在這時,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男人的眸子猛然劃過一亮。

他的所有通訊工都被拿走了,本和外界聯係不上,如今這個人上居然有手機?

男人彷彿看到了一希。

沐卿卻沒有看到這些,直接拿出手機,看到上麵的來電顯示時,不由得角微揚,眉宇間多了一暖意。

是的親哥沐雨寒打來的。

沐雨寒從出生就弱多病,一直靠名貴的藥材續著命。本來十年前被送到基地特訓的人該是沐雨寒才對,是沐卿捨不得哥哥苦,自願代替沐雨寒來到了基地學習。

十年了!

終於要見到哥哥了!

不知道他的好點了沒有。

沐卿激地想要劃開接聽鍵,可是對方已經結束通話了。

再打過去的時候那邊是占線狀態。

沐卿抑著心底的激,快速的給沐雨寒發了一條訊息過去。

“哥,我逃離了基地,現在在貧民窟這裡,一個半小時之後能不能安排直升機來接我離開?”

沐雨寒是沐家的繼承人,現在應該掌管了沐家的一些事務了吧。所以安排一架直升機幫逃離應該不是難事。

沐卿這麼想著,沐雨寒的簡訊也回了過來。

“好!一個半小時之後,我派人在貧民窟出口等你。”

沐卿頓時就放下心來。

好在,還有哥哥!

親的溫暖剛襲上心頭,沐卿就察覺到一抹黑影朝自己撲了過來。

下意識的想要躲閃,可是對方卻彷彿不控製似的,子直接砸在了的上。

“我去!”

沐卿躲閃不及,直接被到了地麵上,濃鬱的腥味夾帶著一特殊的香充斥著沐卿的鼻腔。

轟的一聲,沐卿的理智直接被擊潰了。

的眸子猛然猩紅一片,頓時化為母狼朝著男人而去。

男人彷彿意識到了什麼,不由得低吼出聲。

“你敢!”

可惜他威脅的話直接被沐卿給吞了。

男人的眸子猛然睜大。

他想要掙紮,想要殺了這可惡的人!

可惜他四肢被廢,他什麼也做不了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沐卿對他上下其手,對他為所為。

他發誓一定要殺了這個可惡的人!

男人低吼一聲,猛然低頭咬住了人的手腕。

死死地咬著……

那力道彷彿要把沐卿的手腕啃咬下一塊似的。

鮮順著他的齒間滲出,卻更加刺激到了沐卿,兩個人漸漸地迷失了自己。

一個小時之後,沐卿纔算是完全清醒過來。

等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之後,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居然把自己給了一個乞丐?

可偏偏連指責的資格都沒有!

畢竟是自己撞上來的。

沐卿看向男人的時候發現男人已經臉蒼白的暈死了過去。那雙骨節分明的好看的過分的手卻死死地扣住了的手腕。

手腕上清晰地咬痕已經紅腫發炎,看起來要留疤了。

這還打算賴上了?

沐卿直接從上找到了銀針,朝著男人的手就紮了過去。

的本意是想利用銀針去掉男人的手勁,把自己的手腕給解救出來,可是看到那個紅腫發炎的咬痕,突然鬼使神差的將銀針紮向了其他的位,並且一氣嗬。

等沐卿意識過來的時候,男人的傷勢已經被給控製住了。

除了大量失之後的虛弱以外,也就是四肢被廢了。

這個時候的沐卿纔有時間去看向男人的臉。

那是一張讓人看了就忘不掉的俊容。

他就像是媧造人時特別關注的寵兒,將所有好看的五都聚集在了一起,恰到好,卻又彩奪目。

可惜了,這麼好看的臉,居然是個貧民窟的乞丐!

沐卿所有的緒猛然鬆懈掉了。

“算了,你好歹也算是給我充當了一回解藥,就當給你的報酬吧。”

沐卿自言自語的說著,然後拿出自己隨攜帶的手刀,快速的給男人把被廢的的手筋和腳筋給接上去了。

“好好地修養幾個月,應該就能康復了。”

沐卿也不管男人能不能聽到,做完這些之後就收拾好自己準備離開了。

的眼睛突然看到了不遠的手機,因為男人的猛撲,手機被甩到一旁,此時沐卿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。閃,可是對方卻彷彿不控製似的,子直接砸在了的上。“我去!”沐卿躲閃不及,直接被到了地麵上,濃鬱的腥味夾帶著一特殊的香充斥著沐卿的鼻腔。轟的一聲,沐卿的理智直接被擊潰了。的眸子猛然猩紅一片,頓時化為母狼朝著男人而去。男人彷彿意識到了什麼,不由得低吼出聲。“你敢!”可惜他威脅的話直接被沐卿給吞了。男人的眸子猛然睜大。他想要掙紮,想要殺了這可惡的人!可惜他四肢被廢,他什麼也做不了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沐卿對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